那對被父母賣了還網貸的“龍鳳胎”后來怎么樣了?

時間:2019-08-27 08:46:00作者:崔友 宿廣田新聞來源:正義網

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||字號

    一對可愛的龍鳳胎,剛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就被親生父母賣掉。他們未曾享受過親生父母的疼愛,也注定無法再和收買他們的人繼續生活。面對被撤銷監護權的父母,他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?檢察機關又該如何做到既能公正執法又有司法溫情?
  漂泊的她終于有了家
  卻深陷網貸陷阱
  
  2017年4月,內蒙古赤峰元寶山區五家鎮的一個農家院里,鞭炮齊鳴,一對新人在長輩引領下為各位親友敬酒。新娘子馮婷婷(化名)心里很高興,因為自己在外漂泊多年,總算有了一個家。
  說起這馮婷婷,命也挺苦。16歲就從遼寧老家出來打工,期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。在一次偶然的機會,婷婷認識了丈夫蘭玉軍(化名)。蘭玉軍當年27歲,為人很仗義,二人很談得來,逐漸產生好感并同居了。2017年3月,婷婷發現自己懷孕了,她找蘭玉軍商量,希望盡快給自己一個名分。
  聽說馮婷婷懷了自己的孩子,蘭玉軍卻不太情愿。他以經濟問題負擔不起為由勸婷婷打掉孩子,但遭到婷婷的激烈反對。見婷婷又哭又鬧,蘭玉軍只得作罷。之后二人回赤峰匆匆辦了婚禮,并領了結婚證。
  喜事辦完后,婷婷心里卻并不踏實。因為她慢慢了解到,這個蘭玉軍一直沒有正式工作,平時又大手大腳,常常入不敷出。更讓婷婷擔心的是,蘭玉軍還在網上借貸,欠了網貸公司一大筆錢。
  捷信、 拉卡拉……蘭玉軍在十幾個平臺上都借過錢。起初,他還能拆了東墻補西墻,對付還上。但是,網上借貸不僅利息高,而且常常利滾利,時間一長,蘭玉軍再也沒錢還了。眼看著一個個借貸APP讓他越陷越深,蘭玉軍也十分懊惱和后悔,他不止一次對婷婷說:“該死的網絡貸,啥時候讓我還上這些該死的貸款,我就知足了。”
  還貸的錢無從去找,放貸公司催得又緊,小倆口一籌莫展。而就在這時,他們的龍鳳胎孩子出生了。憂心忡忡的蘭玉軍看著可憐的母子,一個惡毒的念頭,在心里滋生出來:“媳婦,咱倆把孩子送人吧。”
  起初,婷婷大罵丈夫是禽獸,自己親生龍鳳胎都要賣。后來,看到丈夫每天愁眉苦臉的樣子,婷婷的心也軟了:“是啊,如今連孩子的奶粉錢都沒有,倒不如給他們找一個好去處,也許孩子未來還能享點福。”想到這,她偷偷落下了眼淚。
  名為“圓夢之家”的QQ群
  成了拐賣兒童的中介
  
  那么,一對龍鳳胎,是怎樣被賣掉的呢?據蘭玉軍交代,自己能賣掉孩子,是因為認識了一個人。
  蘭玉軍認識的這個人叫馮如(化名),他們從網上聊天中結識,兩個人很聊得來。馮如很關心蘭玉軍的生活,經常為他出一些主意。漸漸地,蘭玉軍覺得馮如很可靠,就說自己陷入了網貸困境,生活壓力很大,并說自己有一對新出生的龍鳳胎,想給他們找一個好人家。
  蘭玉軍此話一出,立刻引起了馮如的興趣。馮如開導他:“如今這社會,沒有好工作就沒辦法生存,你們欠下外債,又有兩個孩子拖累,怎么能活得好?我愿意幫忙。”于是,馮如給蘭玉軍介紹了一個叫“圓夢之家”的QQ群。
  “群里都是好友,有許多自己生不了孩子想要領養孩子的家庭,你把你的信息貼上去,就會有人聯系你。”馮如告訴蘭玉軍。聽了馮如的話,蘭玉軍加上了QQ群,并發布了自己賣孩子的信息:因為本人能力有限,送剛滿月的孩子,一個男孩,一個女孩,電話號碼是……
  蘭玉軍的這則消息,很快就有了響應,通過這個QQ群,全國各地很多人打過來電話,詢問孩子信息,表達收養孩子的意愿。經過再三斟酌,蘭永軍決定把自己的孩子賣到河北的兩戶人家。
  他在送孩子之前,最掛念的是自己在網絡上所欠的貸款。很快,他在網上找到了兩個買家,分別以6萬元價格把孩子“送”到了兩個人家中。“送走孩子的錢,大部分還了網貸,留下三兩萬用于平時花銷。”
  蘭永軍后來表示,“我欠款的APP有“捷信”,貸了三萬,還了五萬八,“拉卡拉”貸了一萬二,還了一萬八,“小華”貸了一萬二,還了一萬六,“拍拍貸”貸了一萬二,還了一萬六,還有許多小額的APP也挺多的……”蘭玉軍曾對妻子說:“咱們還年輕,以后還清了貸款咱再要孩子也不遲。”
  “把孩子送到外人手中,心里揪得慌,我最后一次為孩子掖掖被角,淚水早已經忍不住流下來。我和買孩子的那兩家人說的都是同一句話,‘希望你們能對我孩子好一點’。”當警察訊問馮婷婷時,她描述了當時的情形,留下了懺悔的淚水。
  被解救的孩子
  誰能給他們更好的生活?
  
  馮婷婷兩口子賣孩子的事情,很快被人舉報到公安部門。之后內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元寶山分局成立專案組,很快將蘭玉軍和馮婷婷抓獲。因為孩子是通過網絡轉賬進行交易,偵查員調取了銀行流水,確定了買家身份,立即制定方案對兩個孩子進行解救。
  當警察亮明身份以后,兩個收買孩子的家庭很快明白即將發生什么。但和孩子相處快一年了,他們與孩子已經建立了深厚感情。
  購買女嬰的那家人說,因自己兒子已經成年長大,身邊沒有人陪伴,隨即產生一個購買女嬰的想法。“我不能說自己家是首富,但是該給孩子的,我盡量都買最好的,現在孩子被你們抱回去,我怎么舍得?”
  而購買男嬰的那家人,是因夫妻兩人不能生育才在網上收養孩子的。同樣,他們也很疼愛孩子。“孩子在我家,說一不二,想干啥就沒有干不成的。”
  雖然購買龍鳳胎的兩對養父母不存在轉賣行為,也沒有虐待兒童。可是法網恢恢,網上購買孩子,本身已經觸犯刑法。對于這一點,他們其實也知道,只是存有一定的僥幸心理,因此邁出了這一步,成為涉罪之人。
  案子到了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檢察院后,辦案檢察官對這起案件十分重視,并展開討論: “面對這樣的案子,我們怎樣做到即講法律尺度,又要有溫度?”在具體操作中,該院以涉嫌拐賣兒童罪對蘭玉軍、馮婷婷提起公訴。
  法庭上,承辦此案件的檢察官指控蘭玉軍夫婦以非法獲利為目的,先后以6萬元的價格將親生龍鳳胎分別賣給他人,行為已構成拐賣兒童罪。
  2019年6月21日,元寶山區人民法院做出判決,法庭認為檢察院認定的蘭、馮二人拐賣兒童罪名成立,事實清楚,但二人到案后均如實供述所犯罪行,可從輕處罰。最后,法庭判處蘭玉軍五年零六個月,并處罰金二萬元。馮婷婷被判處五年,并處罰金二萬元(因為馮婷婷又有了身孕,所以,目前馮婷婷正在監外執行)。對收買孩子的兩個家庭,已經另案處理。
  蘭、馮二人受到法律懲處,但是,孩子怎么辦?面對這個難題,元寶山區檢察院加大辦案延伸力度,力爭保護好未成年人合法權益。2019年6月13日,元寶山區檢察院就“撤銷監護權”問題向元寶山區民政局提出了檢察建議。建議認為,被告人蘭玉軍、馮婷婷的行為構成拐賣兒童罪,依據法律規定,符合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條件,建議由元寶山區民政局向元寶山區人民法院提起申請撤銷蘭某某、馮某某的監護人資格訴訟。
  2019年6月24日,元寶山區人民法院受理了由元寶山區民政局申請的撤銷蘭玉軍,馮婷婷監護權一案,最終做出判決,撤銷了這對龍鳳胎父母的監護權,指定由兩個孩子的外祖父母擔任監護人。
  光有監護人還不行,孩子未來成長需要更多社會力量的關愛。目前,該院已經做出決定給予這對龍鳳胎司法救助的決定,而且還在進一步協調政府相關部門和企業,對這對龍鳳胎給予救助和更多保護,確保孩子健康成長,目前,已經有一家民營企業決定資助這對龍鳳胎,直至其大學畢業。
  雖然,孩子在外祖父母家一切安好,但是未來人生路途遙遙。“今后,我們本著不甩手,不放棄的原則,持續關注這對龍鳳胎的成長,讓他們感受到社會大家庭的溫暖。”主辦檢察官王鐳這樣說。
[責任編輯:王倩] 下一篇文章:強吻老漢、大街潑糞……這一屆的短視頻網紅該被管管了!

 網站地圖

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
Copyright © 2019 JCR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
京ICP備13018232號-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110425號
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[2011]0064-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
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8630315-8128
網絡違法犯罪
舉報網站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違法和不良
信息舉報中心
12321網絡不良與
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
12318全國
文化市場舉報
電信用戶
申訴受理中心
彩票网站怎么赚钱